社交电商的悄然转变

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08 12:01:29       浏览量:72

抖音小程序开发的小编,都会让客户看到抖音的好处,很多人也质疑,下面,我们就说说目前社交电商的情况。

社交电商分成四种:以抖音、快手为代表的内容社交电商、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拼购社交电商、以兴盛优选为代表的社区型社交电商、以云集为代表的会员制社交电商。

会员制社交电商是个人微商分销和导购返利的延伸应用。在该模式下,平台提供商品、物流及售后服务,末端则通过会员用户(小B用户,或称为KOL)进行分销及引流。在这种模式下,KOL是血液。

但如今,KOL的流失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不管是贝店、斑马,还是未来集市、每日一淘,大量KOL正在离开,“品牌商在S2B2C上的销量已经越来越差了,因为卖货的小B商户都不在平台上了”。阿拉丁指数显示,包括贝店、蜜芽、甩甩宝宝、微店在内的5家平台,在3个月内小程序指数出现连续下滑。斑马会员的小程序,已经暂停服务。

“失血”的另一个表现是,用户也跟着KOL一起逃离。

在分析了某头部平台的财报后,亿邦发现,截至2019年底,该平台年活跃用户较上一个财季仅增长2%;2020年Q2,年活跃用户数仅比上个财季增长3%;去年同期,这个数字是15%。

活跃用户增长的天花板已经出现。

几家社交电商平台都遇到了用户增长瓶颈,活跃用户一直在下降,原因在于最核心的前端流量获取见顶:以店主为核心的社交裂变不断疲软,店主的持续激励不足,新店主的拉新空间有限。

“失血”的背后,是疯狂补贴的消退。“有补贴政策的时候,一个KOL一天能拉100个会员,但是政策取消后,连50个人都拉不到。”这种情况与前两年社交电商的疯狂大相径庭。

李想在2018年11月成为了环球捕手的一名商家。当年5月,环球捕手迎来了爆发期,500人的社群在一天之内完成搭建很轻松。

根据当时最低的补贴政策,一级代理拉一个用户能拿到100元补贴,二级代理也能拿到50元。按照500元的社群规模,一个大代理一天拿到2.5万元的补贴并不夸张。周强给出的数据更疯狂,“那时候下面的人靠拉人就挣了几百万,有的人一年就买了房。”在他的印象里,有同事也悄悄开了社群,每个月的收入在一万块以上,比工资还高。

但随后的情况是,补贴静悄悄地消失了。此前有报道称,有商户反馈,以前介绍亲戚朋友注册时,自己还能拿到10元的购物券,后来变成了1元,到最后索性没有了。

为您推荐

现在开始,开启小程序内容变现新里程

无忧服务,您无需任何操作,我们全程服务直到小程序上架完成

全方位技术支持,随时随地帮您解决产品使用问题,解决您的后顾之忧

立即免费制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