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想通过直播赚钱

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27 13:50:19       浏览量:181

疫情期间,直播成了常态,很多人通过直播赚了钱。于是更多的企业开始盯着这条路,但是,真的这么好做吗?今天抖音小程序开发的小编就给大家来看看:

“直播带货的确是造富机器,但钱大多流向了主播圈,而且集中在头部,像我们(商家)就没这么幸运了。”在温州做童鞋生意的柯凡(化名)如是称。

今年以来,疫情催生的宅经济带动了以直播、短视频为主的媒介形态发展,直播电商也顺势迎来爆发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销售“神话”。在此环境下,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尝试直播带货这种新模式,柯凡就是其中一位。

“今年我已经做过三次(直播带货)了,疫情严重的时候连着做了两场,产品投放的效果还可以,所以8月份为冲销量又做了一场,但这次就不怎么样了。”柯凡表示,“薇娅这种头部主播请不起,我找的都是腰部主播,因为腰部主播性价比也还可以,而且合作模式可以商量着来,我自己还能保住更大的主动权。”

据柯凡介绍,今年3月份,其接连做的两场直播带货都是找的粉丝量上百万的主播,当时是以“坑位费+佣金”的模式谈下的合作,坑位费1万、佣金20%。最后两场直播下来,下单量都超过了5千,单场销售额大概30万。除去坑位费、佣金和部分退货,柯凡还能有几万元盈余。

“第三场我想再冲一把销量,所以找了个粉丝量稍微高一点的主播,对外号称有接近400万粉丝。但从实际效果来看,还不如前面一百多万粉丝的主播呢,差点搞得我亏钱。”柯凡苦笑着说,“谈的坑位费2万,佣金要30%,但必须达到一个保底销量。没想到,最后就是这个保底销量坑人。整场直播下来,销量是有七千来单,比以前多了,但后面退货的就有一多半,比平时正常的退货率高出不少,肯定是他们找人刷量了。”

相比之下,在广州经营服装店的香香(化名)的运气更差一些,用她自己的话说是“赔本赚吆喝”。

据香香描述,在决定找主播带货之前,她特意向朋友请教如何选择主播,应该看重哪些指标,以及怎么跟主播商谈价格及合作模式等。“收坑位费的主播一般不保证销量,其实这就很难把控带货效果,所以我倾向于选择纯佣金的方式,这就限制在腰尾部主播内做出选择了。”

不过,最终的带货效果远远不及香香预期。“在直播过程中,主播好几次都回答不出粉丝的提问,甚至连衣服的材质、有哪些尺寸这种问题都不清楚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”香香指出,“连口播文案都是我提供的,显然她(主播)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工作,有好几次我都想冲上去自己解说,简直了。”

“主播表现这么不专业,带货的效果也可想而知。前前后后算下来,还亏了几万块。”香香称,纯佣金这种看似性价比高的带货模式,另一个关键还是要选对综合素养比较高的主播,不是随便哪个主播都能为了佣金而做十足的准备,这真是花钱买来的教训。

对商家而言,除了找达人、明星等做带货之外,还可以自己做直播,嘉迪(化名)正是商家自播队伍中的一员。据嘉迪介绍,做自播最主要是考虑到成本问题,其次也想自己尝试一下直播带货,“毕竟直播火了这么久,说不定我试着试着也能出个名呢。”

在嘉迪看来,商家自播肯定是不能跟达人直播或者明星直播的效果同日而语。她认为,自播靠的主要还是商家本身的流量,更像是在日常图文展示商品的基础上增加直播短视频的展示方式,可以通过与店铺粉丝的互动来增强粘性、提高转化,在小范围内做做品宣,但很难做出爆款,不容易让销量大涨。

“我们这种是涓涓细流,持续稳定的话还是有一定效果的。”嘉迪称,现在还在坚持做自播,期待着未来能有长期价值回报。

为您推荐

现在开始,开启小程序内容变现新里程

无忧服务,您无需任何操作,我们全程服务直到小程序上架完成

全方位技术支持,随时随地帮您解决产品使用问题,解决您的后顾之忧

立即免费制作